<

月光下的父女

时间:2019-06-29 00:27:09

我父親是一名警官,今年45歲,身高180。長期的鍛煉使他的身體還相當好。他可以在7分鐘內跑完1500米,也可以輕鬆的做俯臥撐或引體向上。因為長期不間斷的鍛煉,他身上的肌肉看起來和二十多歲的小伙子沒什麼區別,倨醫生說他的心臟和肺都看不出衰老。我母親……她已經去世10年了,母親也是警察,可在一次執行任務的過程中不幸犧牲,當年只有30歲。從那之後,父親就沒再娶。父親的同事們曾經給父親介紹過不少人,也有好多女孩子主動找我父親,我記得,其中最年輕的只有20歲,比我大不了多少。可父親全拒絕了。記得當年,我偷偷聽到父親和他們隊長王伯伯的話。王伯伯說:「老林,你怎麼回事,那麼多女的你一個都看不上?」父親說:「不是。」「那你到底怎麼回事?」「老王,我是想,孩子現在十來歲,性格波動最大,也最難相處,你說我要再找一個,對她影響會有多大呀!再說,那些女的性格也都不行,有幾個明確說不要囡囡(我小名),要是我娶她們進門,孩子要受多大的罪呀!我不想對不起萍(我母親)。」「唉,話是這麼說,可她是個女孩子呀。現在還好,再過幾年,有些事,你一個老爺們就難辦的很。再說,家裡沒個女人不成家呀!」說了半天,父親到底沒同意再娶。說實話,當時我真是很怕父親再娶,我甚至想過,父親要再給我找新媽媽,我就去死。聽到父親不再娶,我很高興。唉,當時還小的我,哪知道父親的難處呢!父親果真沒有再娶,他承擔起了父母的雙重責任。平時在警隊做工作很累,可再累也沒耽誤我的一頓飯。當時的我,因為心裡很高興父親的不再娶,也就分擔一些家務。可上學也一樣很忙,所以我始終沒能做多少事。自從母親去世之後,父親最大的變化是開始抽煙和喝酒。母親在世時,父親本來是煙酒不沾的,在母親去世後,他很快開始學會了這兩樣東西。我經常看到父親獨自一人喝悶酒。有時候,王伯伯會來喝父親一起喝酒,在這個時候,他們就會說起一些我聽不懂的話,比如象「單身男人的尷尬」之類的。不過,後來我還是瞭解了這句話的意思。那年我已經15歲了,記得是個星期六,爸爸去參加戰友聚會。他在晚上很晚才回到家,看起來,他好像是喝了很多酒。我把他攙到臥室裡。爸爸嘴裡不斷的念叨著什麼,我發現他看我的眼光有點和平時不太一樣。我把他扶到床上,爸爸揮了揮手讓我出去。我走了出去,回到我的房間看書。過了幾分鐘,我聽到爸爸在他的房間裡好像有什麼響聲,我以為是他想吐一吐,就走過去。可當我走到他房間門口的時候,我聽到他好像在叫什麼人的名字。我認為他是在叫媽媽,也並不奇怪,這麼多年以來,他每天晚上總要叫媽媽的名字的。我不願進去打攪他,就站在門口悄悄的聽,可是,我聽到的不是媽媽的名字,而是我的名字,我聽到爸爸在低聲的叫我的名字「筱穎,筱穎。」那聲調真奇怪。我偷偷的走到門前,從門縫裡向裡看,看到的情景讓我大吃一驚。爸爸跪在床上,手裡拿著我的一張照片,另一隻手正在一根肉棒上拂弄。那根肉棒又長又粗,看起來就像我的胳膊一樣,在那肉棒的前端是一個象小傘一樣的東西,爸爸的手越動越快,身體好像也在抽緊,最後,他低低的吼了一聲,一股白色的東西從那肉棒中噴出來,射在照片上。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那肉棒是什麼,也不知道爸爸在幹什麼,我只是想,我丟的照片終於找到了。但當時,看著這一幕,我的兩腳就好像被釘住了,我站在門前,一直等到看完了這件事,才迷迷忽忽的走回了房間。坐在床上時,我發覺褲襠裡濕濕的,我脫掉內褲,發現自己的下身一片狼籍。我迷惑的看著這種景象,突然間,爸爸剛才的動作湧上腦海,我突然想起了幾個詞彙:陰莖、男性、作愛、射精……我腦子裡一下子大亂,同時感到胃裡抖了一下。我拚命衝到廁所裡,趴在馬桶邊吐了起來。在吐完之後,我無力的坐在地上,突然感到小腹裡有一股力量往外衝,下身又潮又癢,兩個乳房也脹痛起來。我的雙手不自覺的伸向了下身……很快的,我有了我平生第一次高潮。那天晚上,我躺在床輾轉反側,我清楚的知道,從今天開始,我已經不是一個小女孩了,我已經長大了,是爸爸讓我成長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時的心情,我一會又羞又喜,一會又對父親充滿怨恨,就那麼迷迷糊糊的睡著了。早上起來,我發現爸爸已經走了,警隊裡的工作要他去作。一大碗香噴噴的掛面放在桌上。看了這個,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流出來了,我不再怨恨爸爸,我已經理解了什麼是「單身男人的尷尬」,我也清楚了王伯伯說的「男人沒有女人不能過」的意義。可當時的我還是懵懵懂懂的,我只是認為,我要為爸爸多做一些事,好讓他不再有尷尬。從那以後,不管學業多忙,我總是會盡量多做家務,在我的操持下,家裡漸漸開始變的整潔,爸爸也變的更加有精神。在那時,我發現他看我的眼神漸漸起了變化,那是一種看女人而不是小女孩的眼神了。爸爸不再叫我「囡囡」,而是改口叫「筱穎」,他不再隨便抱我,不再用鬍子扎我,不在給我買吃的,而換成了化妝品。我清楚的感到,爸爸已經把我當成一個女人來看了。轉眼又是幾年過去了,我考上了大學,父親又要一個人在家了,在我走的時候,我把家裡的大小事情對父親叮囑了好幾遍,直到父親笑著說:「好哇,閨女長大啦!知道管家了。」時,我才發現,我已經完全適應了「主婦」這個角色了。可它的含義又讓我怎麼不害羞呢?在大學裡,我瞭解了更多男女之間的事情,我也完全瞭解了父親的「尷尬」和他的苦惱,想起他這十年來的辛苦,我曾想過:我也是女人啊,為什麼我不能用我的身體來為父親解決他的苦惱呢?他是我的爸爸,我的一切都是他給的,我又有什麼不能給他呢?而且,他十年來的辛苦和苦惱也值得我為他作任何事,包括用我的身體撫慰他。可是世俗的力量是巨大的,我很清楚我的心裡是願意為父親作任何事的,可世俗的巨大壓力讓我沒法下決心。直到我遇上了「紅姐」。我是在網上認識她的,她也和她的父親有那樣的關係,我們聊了好久,她的一句話打動了我,她說:「世俗是無情的,可愛是永恆的和無堅不摧的。父母的愛尤其無私。父親為了我,能忍受十幾年的寂寞;為了我,能去出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