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亂大家庭

时间:2019-06-30 17:25:57

下課后一個人搭上擁擠的電車,狹窄的車廂內夾雜男人的古龍水、女人濃烈
的香水味,這個時候是學生、上班族下班、下課的尖峰時刻,我扶著上端的把手
直望著窗外飄過去的景色,心里回想昨晚母親在爺爺房里的情景……

  平常這樣賢慧端莊的媽媽居然是骨子里淫蕩的婊子,爲了一大筆的遺産,甚
至可以出賣自己的肉體,這樣豈不汙辱了做兒子對她的尊敬,竟然如此,我也一
定要想辦法讓我腫脹剛硬的雞巴,插入她浪騷的肥穴。

  想著想著,嘴角不禁泛起恨意,這樣的情緒轉變源自從小對母親的愛慕,媽
媽是我第一個擁抱過的女體,無論如何,每次看到她殷勤的照顧爺爺而疏遠了我,
最后還將美麗的胴體獻給老不死的爺爺,這樣強烈的嫉妒感使我沸騰。

  媽媽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嫁給爸爸,爺爺對他們的婚姻始終不贊成,因爲爸爸
是長子將來勢必繼承爺爺多數的産業,就在爺爺爲爸爸規劃好未來的前途,這時
爸爸竟然正和小他十歲的媽媽陷入熱戀,這也許就是爺爺一直未把遺産完全分配
給父親繼承的原因吧!

  繼而釀成現在家族分裂。這麽說來媽媽真是所有禍源的主因了,現在她也想
揚眉吐氣,所以才跟爸爸計劃好,準備色誘爺爺以達到遺産大部份的繼承權吧!

  再說,母親年輕具有成熟女人風韻的身體,又豈是爺爺那老不死的可以拒絕
的。

  「嗯!難道說爺爺一直妄想擁抱母親的肉體?」

  這想法使我背脊一陣涼意,如果真是如此,那當初之所以反對爸爸跟媽媽結
婚,豈不是因嫉妒而産生的情愫?

  「沒錯,一定是這樣……」這麽說,最可憐的還是爸爸,自己的妻子居然是
使自己不能繼承龐大家産的禍端……!?現在不僅要戴綠帽,將來在家中的地位
又岌岌可危,母親這一身罪惡的美麗女人,她那騷浪的淫蕩身驅里,不知隱藏了
多少不爲人所知的陰謀,這股輕蔑不齒的恨意將我燃燒,爲了爸爸我絕不能原諒
她。

  這時車內一陣搖晃,所有人堆擠向同個方向,站在我右前方的女人熟悉的身
影讓我停住思考。

  「咦!這女人像極了二伯母……?」

  我好奇的端詳眼前這個穿著入時的女人,直發垂肩,水藍色一套的洋裝,加
上短裙把身體的曲線襯托的異常窈窕,一雙長腿比例均勻配上稍白的絲襪,美腳
套著白色的高跟鞋,咫尺之間我竟沒發現這樣的美女。

  我悄悄的挪動身體靠近她,她側臉的線條似乎在哪里看過,礙於人潮擁擠我
只能在緊貼她身后,她好像也發現我不安定的蠕動,輕輕的搖動身體,這下可糟
了,她的臀部竟然貼著我的命根子,我感覺到肉棒逐漸的充血挺舉起來……

  「啊……好有彈性的臀部……」

  鼻間飄著她身上的香味,這要命的催情劑使我的下面更快産生變化,這時車
內又一陣搖晃,她無可依靠的倒向我,我快撐破褲子的小弟弟不偏不倚的剛好頂
著她的臀部中間她身體輕微的一陣顫抖,堅硬的小弟弟鼓脹起來,她臀部外的衣
物陷了進去。

  「啊……這麽柔軟的臀部,如果能讓我狠狠的摸一把的話……」可是周圍都
是人,萬一被發現那我不就完了……

  「只要我小心一點就好了……」想到這,淫心一起我也顧不了許多,慢慢的
把手伸進她的裙內,手掌在她圓滑充滿女人氣息的臀部上揉捏,透過絲襪傳來的
皮膚觸感,感覺更爲興奮。

  她厭惡般的稍稍扭動臀部,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手指更得寸進尺的探向她
肥厚的陰戶,一股淫欲的念頭強烈的沖擊腦門,隔著內褲我狠狠的將中指頂著她
的洞口,她的秘處毫無準備遭受襲擊,不由得悶哼一聲∶

  「嗯……!」

  深怕旁邊的人發覺,我改爲溫柔的騷弄大腿內側,她似乎開始性感起來,內
褲底下滲出了蜜汁,我發現這個女人如此敏感,大膽的翻起短裙拉下絲襪至大腿
處,手指可以感覺內褲旁露出些許陰毛,細柔雜亂的被內褲包覆著,我接著把她
的內褲褪下,放心的撫摸早已濕透的桃花源洞,正當我的手指即將進入穴內她突
然抓著我的手,使我動彈不得。

  「啊……糟了!如果她大叫色狼怎麽辦!」正當我進退維谷之際,她緩緩半
別過臉來,用紋子般細小的聲音說∶「不……不要……」事到如今,我豈能半途
而廢,不得已只好拉開拉煉,把賬痛的雞巴掏出來,在她的兩股中間不停的摩擦
起來……

  「嗯……嗯……」她忍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也微微的哼著,趁她手放松之際,
我壓著她的下腹貼緊自己,腰部一挺,大雞巴狠狠的從后插進她美妙多汁的肉洞
里。

  「啊……」

  她感覺到自己的陰穴里有異物闖進,全身顫抖的厲害,我已經忘記其他人的
存在,隨著車廂的搖動,大老二一進一出的干著。

  「嗯……喔……嗯……哼……」

  隨著我狂抽猛送她逐漸提高聲浪,在這衆人環繞的場合還是第一次這麽搞,
額外的刺激使我很快的達到頂點,不一會兒就將陽精射入她的肥穴深處……

  「啊……啊……」

  「喔……嗯……嗯……」

  我和她都不禁呻吟叫了出來,適逢火車正駛經鐵橋發出巨大的聲響,以致掩
蓋了我們的聲音,我趁沒人發現趕緊收拾褲裆,她還停在昏眩的當頭沒回過神,
等火車靠站我抱起書包鑽過人群,穿過地下道正得意沒被發現,有人從后拍我的
肩膀∶「你別走!」

  一個女人急促的聲音,我心想完了……只好硬著頭皮轉過身來……

  「啊……淑倩姐,是你!」

  淑倩姐滿臉脹紅的看著我不發一語,一身水藍色裝扮,果不其然,剛剛的女
人居然是她,難怪我覺得背影似曾相識。

  「淑倩姐……我……我不知道……是你……呃……」

  「小鬼……你……你敢吃我豆腐!」

  「呃……我不是故意的啦!」

  「你……你一定常常在火車上這樣,對不對?」淑倩姐眼眶里滾著淚水。

  「沒沒有,我看你